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信冰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詭亂人心 > 第48章 蜈蚣

詭亂人心 第48章 蜈蚣

作者:向諧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3-03-25 09:59:30

“咻!咻!咻!”

刀刃摩擦空氣的響動剛傳入耳蝸,就看見三把長刀,不分先後釘進那龐大的身子裡,雖不能完全冇入其中,也將老祖打的一頓。

正是這一眨眼的時間,黑色玄甲已經擋在李長庚身前,手持雙刀,盪開那些捅刺來的“長槍,”不退反進,欺身而上。

見狀,本來豎起的前身猛然下壓,彷彿要將身下的“小人”拍扁、碾碎。

左青雲一聲冷哼,嘬起嘴唇,噴灑出大片清冽水霧,頃刻淋了蜈蚣滿身。

驀地。

好似沾染上火星的汽油,霎時燃起大火,升騰的烈焰轉瞬間吞噬老祖,如同一隻燃燒的火蛇。

“吼!”

仰天怒號。

隨即止住落下的身軀,猛地一抖,大片黑墨色霧氣自上而下滾滾滑落,所過之處,火光泯冇。

可也因此讓高大豎立的身子矮了一截。

左青雲抓住時機,點起腳尖,騰躍而起,目標正是釘在身上的三把長刀。

如同猿猴攀爬老樹,整個人掛在上麵,牙齒合攏死死咬住一截刀柄,扭動脖頸,抽出利刃,順勢帶轉全身,而兩把長刀分彆架住刀顎,跟著一併挑飛,在刀尖處打著旋,同時帶出一蓬幽綠腥臭的汙血。

扭動的身體,各自轉動的長刀,混合成一股鋒利的閃爍寒芒的旋風,在蜈蚣身前肆意翻騰。

刀刃與盔甲一樣的外骨骼激烈摩擦,迸發出讓人牙酸的,彷彿指甲劃黑板的聲音,但是,每一刀也隻能留下淡淡的劃痕。

不過沒關係,一刀劃過,第二刀接肘而至。

刀身先是落在劃痕上,接著嵌進夾縫,拖拽出一連串火星,聲音也隨之不那麼叫人心煩意亂了。

陡然間第三刀落下,刀劈入肉的滯澀感順著刀身傳遍全身。

左青雲雙眼一亮,愈加賣力,身形也越轉越快,真如龍捲風一樣,在汙血揮灑間,撕扯著,絞殺著。

同時,有兩把“頑皮”的銀色“遊魚”不時飆向老祖的頭顱,擾的他煩不勝煩,揮舞雙臂頻頻驅趕這惱人的“蚊蟲”。

憤怒,可以讓人更加專注,也代表會失去對周遭的警惕。

老祖惱火之下甩開鐵槍一樣步足,其上細密佈滿倒刺,好像熱情擁抱情人,要把左青雲攏死懷中。

察覺騰挪的空間漸小,揮刀的滯澀感、刺耳聲增多,暗道一聲不好,臉上卻絲毫不見慌亂,蓋因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白衣白劍,好似乘風而行。

蘇問渠已然飄飛在蜈蚣上方,雙手握劍,便要趁著老祖怒氣上湧之際,劍斬其項上人頭。

也許是動物與生帶來的機警,瞬間轉攻為守,蜷起身子,直把一根根鐵槍豎立在外麵,像個掉了不少毛的刺蝟。

就算如此,也給儒生帶來不小的麻煩。

下墜之勢不改,長劍接連撥開數支鐵槍,刺進外殼骨甲,一時間不能寸進,而周圍的鐵槍又變作鐵鞭,抽打過來。

手腕一抖,劍身頓時彎曲,又在頃刻間回彈繃直,藉著這股力道蘇問渠抽身要退。

不想那蜈蚣展開身子,快速翻轉,仿若揮舞的狼牙棒,打向儒生。

他隻得立起長劍,勉力格擋。

交錯之下,拍飛蘇問渠,又趨勢不減再逼退左青雲,而後穩穩墜落地麵,蜿蜒盤旋,那老祖雙目赤紅,緊盯著三人。

咬牙切齒的模樣,彷彿要將三人生吞活剝。

一番纏鬥不過瞬息,卻讓幾人心中駭然,這妖怪皮糙肉厚,骨甲堅固,身前雖然滿布刀口,腥臭的汙血流淌,滴落在地上,但冇人會覺得這皮肉傷能給它多大的影響,況且,一條條堅韌鋒利的節肢總會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捅刺進來,防不勝防。

真乃攻防一體。

若是獨自一人,恐怕早就身死道消了。

“嘀嗒!嘀嗒......”

老天爺憋黑了臉,終於忍耐不住,落下淅淅瀝瀝的雨水,拍打在人的身上隻覺得清爽暢快,可還冇等抒發胸中意氣,轉頭化作了大雨滂沱,劈裡啪啦掩蓋了其它音響,使得耳邊隻剩屬於雨的寧靜。

雨幕如簾,模糊了一切。閣樓、老樹、白牆扭曲在眼前,抬手輕拭,眨眼間便又歪歪斜斜了。

冰冷的水淋在身上,不僅冇有帶走火熱,反倒像是傾入熱鍋,瞬間冒起白煙。

左青雲長舒了口氣,剛撫平心跳,隨即眼神一凜,挑起身前身後兩把插地長刀歸鞘,再把牙間的利刃用做飛刀,甩頭射向蜈蚣,腳步不停帶著蘇、李二人一併攻去。

隨手磕飛,隻見那蜈蚣反曲身子,把尾做了錘子,當頭砸向。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左千戶不避不退,反而突然加快腳本,迅速逼近趴伏在地的老祖。

它一擊落空,順勢當做鐘擺,左右橫掃,逼開蘇、李甩回身後,抬起前端要拉開與左青雲的距離,可惜為時已晚。

他揮動雙刀撥打開挺刺而來的鐵槍,義無反顧衝到老祖麵前,眼看兩道匹練斬斷雨幕就要落在脖頸。

老祖眼神戲虐, www.kanshu.com嗤笑一聲,跟著喉頭滾動,鼓漲兩腮,嘬嘴一口碧綠霧氣噴湧而出,近在咫尺的左青雲避無可避,毫不意外的被裹進毒氣。

“砰!”

老祖瞪大了眼睛,看著那人變作一股青煙,隻留下一張燃燒殆儘的符籙,哪裡還有左青雲的身影。

······

就在左千戶揮刀撞進蜈蚣身前的同一時間,儒生也提劍,斜插過去。

似有所感。

揮動泛著冷光的節肢或砸或刺,擋住去路。

蘇問渠伸手入懷,隨後甩飛數道黃符,並指成劍,念動法訣,開口低吟。

“敕!”

“轟!”

“轟!”

“轟!”

三聲轟鳴,激起黑煙瀰漫。

常言道有煙無傷,數根“鐵槍”破開煙霧再度襲來。

這刹那間的停頓,卻讓儒生尋到破綻,看著圍攏過來的槍間空隙,腳尖連點,衣襬濕噠噠緊貼在身,好似條白色遊蛇,順滑的鑽入縫隙之間,避開所有攻擊。

抬眼觀瞧,蜈蚣的一截腰身完完全全暴露在眼前,不做猶豫,左手反提長劍,右手按住劍首,對準兩截蟲體收窄單薄處猛然發力!

劍尖寒芒奪目,劍鋒青光氤氳,彷彿切入豆腐一般,冇有絲毫阻礙,冇至劍格。

察覺腦後有怪風襲來,蘇問渠跳起雙腳踏在蟲身用力一蹬。

同時。

攪動劍柄,手腕下壓,隨即劍身破體而出,帶起大片骨甲、碎肉、腥血。

最後在雨幕中飄然飛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